柠檬和粉色

【恋与f4】当你开始在意自己的年龄


【李泽言】
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吧,你也渐渐到了被化妆品商家定义为“轻熟女”的年纪。
从前青春无敌的时候熬夜最多长痘,最近熬完夜看起来就像僵尸一样憔悴。
你看着镜子和李泽言抱怨:“啊,岁月的痕迹留在脸上可真不可爱。”
比你大8岁,更早出现鱼尾纹的李泽言:“这么在意吗?那就少熬夜工作,你也知道现在不比以前年轻身体好了。”
“我最近已经很少熬夜啦,”随着年龄增长的还有工作能力,“要是还没点长进,我以前熬那么多夜是喂了狗吗。”
李泽言脸上带出了一点笑意:“是是是,你虽然笨,但是最有长进了。”
“前面的那半句可以删掉,我生气了,命令你去给我做布丁。”
“喂,谁上周嚷嚷着控糖健身的,不给。”

【许墨】
许·熬夜不秃头·墨,年龄上来了,发量却没有下去。
只有你一个人一箱箱霸王往家里搬。
自家小姑娘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头发呢。
在你又一次对着镜子哀叹可怜的头发的时候,许墨从背后抱住你:“好啦,不要这么在意了,我过几年也会开始掉头发的啊。”
没想到小姑娘一听就炸毛:“才不会!许墨在我心里永远熬夜不秃头永远好看!”
“哦,”许墨挑眉,“那么秃头的许墨就不好看不喜欢了吗?”
“不是!”你有点急了“许墨就算秃头…啊不许墨才不会秃…反正你永远就是最好看的!”转身埋胸,“最喜欢许墨了。”
许墨心满意足地用下巴蹭了蹭你的头发:“你在我眼里也永远是最好看的小姑娘啊。”

【白起】
和白起度过的日子,平淡而温暖。
他的身上多了几道伤疤,面容变得更加冷峻,像山顶棱角分明的石头。
最近他从一线退下,成为指挥员,有更多的时间陪你。于是你们的约会多了周末爬山看日出这一项。
“啊…呼…我爬不动了。”近些年你顾着工作,身体缺乏锻炼,不像以前那样暴走恋语市不喘气了。
白起心疼地扶着你在路边坐下:“休息一下吧。”
喘够气了,你开始向白起撒娇:“白起你背我上去嘛。”
“不行,”白起终于对你的撒娇有一定抵抗力了,“爬山就是要好好锻炼身体,你这几年太放松了,才会爬不上去。”
你脸上的笑垮了下来。
白起偷偷瞄了你一眼:“不过…真的走不动,又没有休息的地方的话,会背的。”
你笑了,给他大大的拥抱:“老公最好了。”
爬山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的白起脸红了:“好啦…继续走了。”
“白起,要是我七老八十了再也爬不动怎么办?”
“我背你上去。”
“全程?”
“全程。”
“那我可舍不得,那个时候你也是老公公啦。我现在好好爬,争取到时候让你背个半程。”
白起有些无奈地笑了。

【周棋洛】
十年过去,偶像周棋洛变成了歌神周棋洛,身载奖项无数,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
但是因为沉迷奶茶和零食,我们的周棋洛开始有横向发展的趋势。
一边嚼着薯片一边打游戏的你:“棋洛你控制一下啦,虽然经纪人现在不像以前管的那么严,但是你要是成了周木其三各,他会把从我们家到超市零食架那条路哭塌的啊。”
“有什么关系嘛,”周棋洛也往嘴里塞了一把薯片,“我现在又不是偶像了,再说,影帝速成秘诀,发胖变丑演底层了解一下。”
“可是你是不是太放松了一点啊,腹肌都要变成一块啦。”你放下游戏手柄,去捏他腰上的痒痒肉。
“哇!好啊你偷袭我!哈哈哈…看我的…喂喂喂!!”
“周棋洛你也很过分…哈哈哈…住…住手!!!”
“哈哈哈…才…哈哈哈…才不!!!”
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你们才停战:“好了好了阿薯我投降了。”周棋洛把头埋在你脖子里,手开始不安分,“阿薯也长了肉肉哦,更好捏了。”
“喂,周棋洛。青天白日的,手干嘛呢。”
周棋洛却不正面回答:“阿薯…我们一起长胖变丑,不好吗?”
你还是纵容了他白日宣啥的行为,这家伙撒娇卖萌成了本能,更重要的是无论几岁你都招架不住。“长胖变老是没问题啦,我可不要变丑。”
“亲爱的薯片小姐不害怕变老呢。”他的唇舌也渐渐不安分了。
“当然…”你的气息变得急促,“哀酱可是说过,女人一旦拘泥于青春,就没戏唱了哦。”
“薯片小姐真棒。”

【FIN】

女人一旦拘泥于青春,就没戏唱了吧。
出自《鲁邦三世VS名侦探柯南》2013剧场版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李泽言X你 沉迷萌战怎么办

傻叼脑洞
私设女主 在B站二环内有别墅 X 李泽言 被迫全程关注萌战的生徒会长
高三设定 同桌设定
OOC,OOC,OOC

李泽言最近一段时间看你很不爽。
平时的你认真学习,虽然脑袋瓜子不算灵光,胜在勤能补拙也能跟上进度。
会长大人觉得你乖,就每天晚上固定抽半个小时给你答疑。
可是!最近你一直看的那个粉红色的视频APP…B站对吧?搞了个什么萌战,原定的答疑时间你都拿去看应援了!
白天上课听课下课写题,晚上也要学习,没有答疑的话这样下来一天你们说不到十句话!
会长大人非常不爽!不爽的表现就是,怼你更毒舌了,成语不要钱地往外蹦。
你很委屈,然后你们说话更少了。
凭什么老子已经卸任部长了还要被他怼!你忿忿不平地想。

今天是萌战决赛。
虽然你深爱可爱的罗马皇帝,但是你也很想把小樱送上萌王宝座啊!
下课时间,你偷偷摸摸地掏出手机,皱着眉头关注战况,正在思考今天的票给谁。昨天的半决赛已经为尼禄陛下交出真爱票,所以今天还是送萌王上宝座吗?
你正在纠结的时候,李泽言瞄了一眼,又敲了敲桌子,“上课了。”
“唉…今天投给谁啊?”你收回手机,趴在桌上,等上课铃响。
这个笨蛋,就这种无聊的比赛都能关注整整一个月!
连水都要我帮她倒!
“咦,倒水啦~谢谢会长大人~”你喝了一口,对李泽言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“白痴,连水都不倒,你要渴死吗?”李泽言看了你一眼就转过了头。
最近是来大姨夫了吧…你这样想着。

最终还是投给了小樱,其实本届萌战是丹下樱的胜利才对吧!对吧!对吧!

又到了晚上固定的答疑时间。你们的答疑一般都在走廊,书摊在宽大的砖砌把手上绰绰有余,就着走廊灯光看书。
因为最近的答疑时间都被你拿来看应援视频了,所以积累的问题有点多。你想找李泽言答疑,可是他最近心情很不好的样子,让你有点不敢找他。
算了,今天数学老师值班,先去问数学吧。你打算悄悄起身出去。
李泽言扫了你一眼,“去哪?”他比着嘴型说。
“去问问题。”你有点心虚。
“坐下,等我一会。”还厉害起来了,现在问问题都不找他了?
全级有谁能像他一样全科为你答疑!能像他一样再三确认你真的懂了,还能给你找同类题目巩固!
翅膀硬了啊!
你不知道李泽言的攒了一个月的怒火在此时达到了峰值。

那天晚上还是他还是给你回答了所有问题。
不过事后给你布置了好几张A4纸的题目TAT

后知后觉的你终于发现他是生气了,虽然还是不懂他为什么生气。
以前在学生会,只要会长大人的毒舌攻击力成倍增长,你就不得不在众人含泪的目光中给他买一瓶带椰果的酸奶,吃完他心情就会神奇地好很多,大家都处境就没有那么艰难…
这样想着,走出学校超市的时候你发现酸奶已经在手上了…
好吧,卸任了还是躲不掉的狗腿命。你认了。

“李泽言喝酸奶吧!”你把酸奶放在他面前。
他居然推到了一边!
“你不要吗…”
“不是…待会喝。”有点舍不得看到你被拒绝的表情。算了,她不是还会买酸奶给他吗?
跟这个不开窍的笨蛋生气只能气到自己。
“你那个萌战…结束了吗?”他假装不在意地问。
“结束了哦!小樱赢了!萌王名不虚传!…”你眼神亮了起来,开始给李泽言科普小樱的萌王战绩。
看着你眉飞色舞地说自己喜欢的角色,李泽言的嘴角微微勾了一点。撕开酸奶的包装,Q弹的椰果一如既往地好吃。

听你讲完一轮,趁着你停下喝水的时候,李泽言慢慢开口:“既然是一年一度,那么下次萌战是7月吧。”
“高三结束之前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在白天的时候看手机。晚上在固定的时间用,只能用来查单词。”
“下一次再让我看到你在课室用手机逛B站,就给你加5张纸的题。”

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。

“还有,答疑时间不能被占用。”

看着你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李泽言轻轻地笑了。
“最近新开了一家日料店,东西还不错,摸底考之后带你去吧。”
你扭过头去,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。
为什么!为什么他总能踩到我的点!不就是打一棍子给颗糖吗!这种套路我懂!
可是你还是吃!这!一!套!
连真 中华小当家李泽言都说好吃的日料!
“嗯。”尽管如此还是很诚实地答应了。

FIN